Consultant

members login

最新

前夫举债1200万后失踪 女子离婚仨月莫名背债千万 前夫

2017-01-05 03:41

  去年,三名壮汉闯进严敏的办公室,要她还他前夫欠的钱。当时,她已和前夫离婚三个多月,基本不知道前夫竟背着她借钱。

  催债人竟以孩子作要挟

  严敏在武汉一家事业单位工作。去年初春,三名壮汉闯了进来,说:“你老公在咱们这儿借了500多万,当初别人没影了,这个钱你还!”严敏当时已和前夫离婚3个多月,根本不知道前夫竟背着她借了这么多钱。当天,三名壮汉寸步不离地跟随着严敏,严敏无奈工作,也不敢回家。到了晚上,三名壮汉仍然不分开的意思,严敏只好报警。但三名壮汉不其余遵法举动,民警也没办法制止对方跟着严敏。在三名壮汉的“照管”下,严敏在一家24小时便利店坐了一夜,第二天回到单位,三壮汉仍然尾随其后。友人们偷偷叫来一辆车等在办公室门口,严敏谎称上厕所,趁机坐车离开。回到家后,家门口被红漆喷满了“杀”“去世”的大字,讨债人始终闹事,严敏患上重大的抑郁症,曾经数次想自残。讨债人还悄悄找到她儿子的幼儿园,威胁老师把孩子交出来。

  对前夫巨额借债绝不知情

  严敏与前夫徐琪是大学同学,两人恋爱6年才结婚。婚后,徐琪辞去工作创业,严敏将陪嫁的屋子做了典质贷款。“从银行借的300万我是晓得的,也是用我的房子做的抵押,所以这笔债我认了。然而其余钱,我毫不知情,凭什么要我还?”

  诚然严敏声称自己对前夫的巨额借债毫不知情,也提交了相关证据,证明家庭开销全体是她的工资在包袱,但法院根据《最高国民法院对适用(中华公民共和国婚姻法)若干问题的阐明(二)》第二十四条规定(以下简称“24条”),认为这笔钱是在她和前夫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借的,她和前夫要奇特承担。

  严敏跟徐琪协议离婚,没想到离婚才三个月,1200万元的债权突然冒了出来,而徐琪也消失了。“当初我无家可归,每月工资全部被法院逼迫实行,治疗抑郁症和养儿子的钱,都是父母友人接济的。‘24条’保护了无辜的债务人,可我和我的孩子难道就不无辜吗?”

  专家:“24条”不能机械适用

  “‘24条’存在三大错误。”中国婚姻法学会理事王礼仁以为,“24条”中,以“婚姻关系”作为债务推定的依据或基础过错;无条件保护债务人的破法目的和范围毛病;逻辑结构跟举证任务调配弊病。“如果直接实用‘24条’就可能导致‘婚姻关联是个筐,任何债权往里装’,甚至于很多无辜的妇女孩子受牵连。因此,‘24条’应当废止,从新构建科学规矩。在废除前,在处理夫妻债务时抛弃或绕开24条推定规则,直接适用婚姻法及相干法律和法理裁决,不能机械适用“24条”。 据《武汉晚报》

编辑:王玮玮

网站统计
RSS